剃刀边缘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
蟑螂的记忆

老愚:二十年前,寄居在京郊时,我家曾深受蟑螂困扰。那些密匝匝的家伙,白天隐匿不见,一到夜里即粉墨登场。
2小时前

夏日意念

老愚:夏天苦而涩,你可以尝试把苦瓜黄连钡餐的滋味混合在一起,或许可以高还原度地体会那种难言的苦涩。
2019年7月26日

血性

老愚:在潜意识里,我们极希望有人替自己完成这道考题。因为我们懦弱而冷漠。而我生命中的血性自小就被去势了。
2019年7月18日

七月的心思

老愚:日子跳跃着到了盛夏,一年里最让人不安的季节。世界表面上还是从前的那个世界,可你知道的一切都在急速改变。
2019年7月11日

谁能生出一个“中国宝宝”?

老愚:无奈打开电视,我以为钻进自然频道就可以逃出那无处不在的政治麻醉,不意却陷入了频度极高的爱国广告的泥沼。
2019年7月4日

江南的两只肥蚊子

老愚:炎夏煎熬是无可避免的,无非是水分的多寡不同罢了,这边的蚊子因干燥而略显温柔,仿佛不如那边的阴毒。
2019年6月27日

很热的热风

老愚:人一天天老去,只有在有情人眼里,我们彼此的衰朽才是可悲的:每一次相见,都让人感受生命的易碎和无常。
2019年6月14日

热天杂记

老愚:天已经热得不能再热了,院子里闪烁着来自光膀子的皮肤的亮光。疾跑的是外卖小哥,身体晃荡,神情漠然。
2019年5月31日

樱桃红了,“英雄儿女”来了

老愚:开春到初夏,各种花儿次第开放。嗅过了,照过了,现在是摘果子的时候了。几十棵樱桃树的果子最先红了。
2019年5月24日

亲人与故园

老愚:逝去的亲人,在昨夜的梦里又相见了。每隔一段光阴,这样的梦就会重现。我知道,你们是以这样的方式让我记住。
2019年5月16日

假日表情:被制造的中国生活方式

老愚:几天之内,有限的景点需要容纳无限的游客,本身就是一道无解方程式。人挤在一起,风景降格为无足轻重的背景。
2019年5月9日

在北京的金山上(五)

老愚:寄身那座没有颜色的呆板建筑物,我几乎产生强烈的窒息感。对于一个不甘于消融其中的人而言,每秒都难以忍受。
2019年4月25日

在北京的金山上(四)

老愚:车子沿大道前行。沿途经过东单、东四、雍和宫等核心地带。相较于上海,首都还是一个低密度的空间。
2019年4月18日

在北京的金山上(三)

老愚:平生第一回进京,不是作为走马看花的游客,而是以常驻其间的一员的身份,这让我对北京抱有复杂的态度。
2019年4月11日

在北京的金山上(二)

老愚:指导员对我说:以你的成绩和表现,能去北京已是最好选择。我瞬间体会到柳永“竟无语凝噎”一句的意境。
2019年3月28日

在北京的金山上(一)

老愚:1985年7月,上海北站。送行人的身影渐渐模糊,高楼迅速后退,仿佛正在为我让开一条大路。这是通往北京的路。
2019年3月21日

惊蛰日造句

老愚:人在春天,也当有合适的姿态。人生不可重复,这个春风拂面的春天,便是唯一的,当专注体味、从容度过。
2019年3月8日

昔日的时光

老愚:河水翻滚着往东边奔去。在艰难岁月里,它是一股唤醒少年生命的力量,青春激荡,我应该像一条大河一样奔涌。
2019年2月28日

雨水后的造句

老愚:时间凝滞的国度,荧屏上堆满了张艺谋式的光色,千树万树梨花开,大珠小珠落玉盘,红绸翻滚,笑靥腻人。
2019年2月21日

飞雪天的科幻奇境

老愚:他一句接一句,从降雪谈到故乡,谈到梦一般的未来……他就想找个人分享自己对于春雪以及幸福的领悟。
2019年2月14日

戊戌年最后一次造句

老愚:又是没有雪花滋润的一年。生活在帝都的人们都能由此感受到老天的态度,每个人也都在忍受持续干燥的折磨。
2019年2月1日

致命的审核——我为何不写公众号了

老愚:一年多一点时间,写了二百来篇文字,有赖读者收藏,大体上都找回来了,也算是一个特殊年代的思想记录。
2019年1月24日

杨贵妃与圣迹制造工程

老愚:在中国,一个人骤然成为圣人,其事迹、文物的搜寻,最后无不出于“制造”,惟有“制造”方能达成此目的。
2019年1月18日

凶器好控,人心难测

老愚:灾难长着翅膀,会飞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方。愈是禁锢,落点愈远。若无准确及时的消息,想象就会发生作用。
2019年1月10日

写给新年:静待冰雪消融江河奔腾

老愚:在萧邦的夜曲声中撰写告别词,似乎颇为相宜。转瞬即成历史,这是对逝去一年的纪念,对永不复来的时光的追悼。
2019年1月3日

慌、无雪以及人生的下半场

老愚:辞旧迎新之际,人的情绪往往会不由自主地迷乱起来。回想逝去的日子,模糊甚于清晰,不知不觉一切都发生了。
2018年12月27日

中国式“改革开放”:纪念与终结

老愚:改革开放本是文明国家应有的品性。有诚意的纪念都在民间,在万千民众心中。一堆小零碎装饰不了苦难的大地。
2018年12月20日

没有头颅的白杨树

老愚:两排树龄在三四十岁的杨树,悉数丢了头颅。在严冬的凌冽里,光秃秃的躯体沉默不语,枝条如张开的手臂。
2018年12月14日

红旗下的蛋

老愚:化过妆的著名导演一脸肃穆,他遵从礼数,谦恭地表达对红色中国领袖的敬仰之情,且喃喃留下了一句妙语。
2018年12月6日

在北京的公交车上

老愚:公交车上坐满了从八大处一带归来的老人,夕阳射过来,涂在缄默不语的暮气沉沉的脸庞上,给人说不出的感受。
2018年11月29日

霾里霾气

老愚:等霾成为熟人,进而登堂入室晋升为朋友后,我便跟大家一起时常怀念沙尘暴,它毕竟是农业时代的产物。
2018年11月22日
12345678910››下一页›|
中天彩票官网,中天彩票app 彩娃app下载,彩娃彩票手机版 51彩票app_51彩票下载_51彩票计划【最火娱乐】 AM娱乐下载手机版_AM平台注册地址【体验平台】 699彩票在线网站-【Welcome】 手机彩票网下载app_手机彩票平台_手机彩票正规网站 盛兴彩票网手机版官网_盛兴全球彩票网【火爆注册】 大通彩票网页_大通彩票网站_大通彩票APP_大通彩票手机【火爆注册】 极速赛车彩票下载官网_极速赛车投注app【火爆娱乐】 彩娃彩票官网,彩娃彩票app